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走进宣城 > 文房四宝 > 歙砚

制砚名家

浏览次数:3491 字体:

制砚名家顾二娘的“凤翔九天”

  顾二娘为一代制砚名手,操业20余年。但生平所制砚不及百方,传世珍品甚少。北京故宫博物馆中至今仍藏顾二娘的佳作。

  笔者有幸见识了顾二娘的“凤翔九天”砚。该砚长约18厘米,宽12.5厘米,厚2.6厘米,康熙水坑端石。质细嫩若小儿的肌肤,微有脂肪感,呵气成晕,发墨如油,下墨无声。以手指叩之发声“啪!啪!”然如叩木之声。色青灰中遍布胭脂火捺,风情万种,娇艳若醉酒贵妃脸上的红晕。又若出水之芙蓉而稍暗。于砚面上敷一层水,浮光沃之内有灰黑细小点沉浮其间,恰如湖塘中之萍藻浮动,若隐若现,若沉若浮,静中寓动,此微尘青花,水坑端石中之佳品发墨之原由也。砚之左侧有石皮,自然斑驳黄中泛红,犹如橘皮,此早期“东洞”水坑之表记也。由此可证其为清初康熙时水坑之端石佳品。

  该砚的雕刻以石就形,砚上端稍狭,下端偏宽,左右二侧较直,类似等边之梯形。砚正面雕一飞凤,张开羽毛丰腴的美丽翅膀,正好包裹住砚堂,凤头微低下作砚池。砚背亦然,中间留出复手,四周有凤背,凤翅和祥云围绕,结构上正背相呼应。其雕工精细入微,凤翅的翱翔,羽绒的纤维,羽毛的长短,蜷曲,正背,阴阳皆处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觉得紊乱。又根据砚石天然石理的跌宕起伏,将凤翅的质感显现出来。相比之下祥云的雕刻刀法圆浑,而有灵动感,盘曲绸缪如飞天仙女身上飘拂之绸带彩虹。砚背复手中有铭文:分两部分。前部文曰:“承蒙翰墨,报国文章,振凤毛于池上,俾沐浴乎古香”。以隶书出之,蚕头燕尾,笔法严谨,有汉礼器碑风韵。后部文曰:“感其工之精,思之深,挥洒之下宛如凤舞鸾翔于毫楮朗月。杰人识”。以精美小楷出之,晋唐之气溢于其中。隶楷皆具清初馆阁体的特色。考杰人者,吉人也,名林佶。生于1660年,卒年不详,字吉人(杰人)号鹿原,福建侯官人。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进士,官中书舍人。工书,善篆隶,尤精小楷,于砚石收藏考证独具慧目,凡水坑端石佳品,名人镌刻等往往多加题识,言论精辟,字迹秀丽,铭文与石质镌刻相辉映,可称三绝,嗣后,被历朝藏砚家视作珍品。

  砚背的左下角不经意处刻有一方小印“二娘制”三字细朱文,小篆工整秀丽,疏密相间有元人遗意。历来制砚家“刀下留名款”的为数极少,而顾二娘却是其中之一。从其留印款的风格特色来看,亦能反映出顾二娘篆刻功底的深厚,具文人金石气息,非庸工俗夫之辈也。此中“藏款”式的落款方式与当时寿山石印钮雕刻名家杨玉璇、周尚均等的风格如出一辙,从中反映出清初文房用品制作名家落款方式上的时代风貌。

当代大家陈赞尧

诗曰:

  一寸干将切紫泥,

  专诸门巷日初西。

  如何轧轧鸣机手,

  割遍端州十里溪。

  这首诗说的是清代康熙年间,江苏省苏州城的专诸巷里一位闻名遐迩的制砚名家顾二娘,这顾二娘制作的砚台“古雅而兼华美,当时实无其匹”,当时,曾有人不远千里抱着石料前去找顾二娘刻砚,这顾二娘有个绝技,就是用小脚点一点,就能分辨出砚石的好坏。百年而下,懂得刻砚的人已经不多,这一行的专家更是少之又少,但在福州仙塔街就住着一位闻名海内外的刻砚高手,他一生已经刻砚800多方。

  手机都不会打

  这人叫陈赞尧,号寿石,1936年出生于书香门第,受家庭的熏陶,他从小就喜欢诗词书画,后来还得到陈子奋、沈觐寿等几位前辈的指点,为他的艺术素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早先,陈赞尧醉心于印章篆刻,后来他渐渐发觉自己在这方面未必能有所作为,于是他就开始将注意力转到了雕刻砚台上,并全身心地投入砚雕的研究中,经过他四十余年不懈地钻研,现在他已是一位出色的砚雕名家。除此之外,他还精于文物鉴赏,他老伴说:陈赞尧在砚雕、鉴别古物等方面很有一套,可是现代化的东西他怎么也学不会,连打手机都不太会。

  刻砚自成一家

  刚开始,陈赞尧雕刻的砚台是仿着一些古砚的样子,并用传统的技法进行雕刻。有一次,一位老者在卖陈赞尧雕刻的砚台时,打趣地对买主说这是古砚,不过还真有人信了,后来这个砚台被人以40多元的价格购买,而当时,陈赞尧的每个月工资不过50多元。

  可是他并不满足于现状,陈赞尧查阅了许多资料和砚谱,在研究了许多古砚的雕刻方法和特点后,他发现陈子奋的白描写生手法可以应用于砚雕中,并开始尝试,后来还吸取了寿山石雕的“薄意”刀法,并在砚雕作品中大量应用,使自己的砚雕作品线条清晰,层次分明。另外,陈赞尧还有较深的诗词功底和篆刻功力,因此,他在雕砚时,还能以诗词和甲骨文、钟鼎文等为铭,使他的砚雕作品有其独特的风格。

  百砚名扬海外

  经过长期不断地努力,陈赞尧的砚雕技法越来越精湛,独特的风格也越来越为海内外的砚台收藏爱好者所喜爱。

  1990年,陈赞尧雕刻的一套“百图砚”在香港展出,这套砚由100方砚组成,每方砚的六面都刻有不同的花鸟、人物、文字和图案,题材十分丰富,被当时的香港媒体称为“罕见的艺术品”。

  前几年,陈赞尧的一位台湾朋友来看望他,并告诉他说,他的砚雕作品被收藏于台湾出版的《承启斋藏砚》一书中,这个消息让陈赞尧大感意外,不过他在查阅了这本书后却又觉得欣喜,他为自己的作品能得到这样的评价而感到高兴。后来,台湾的一位砚台收藏家还运来一批古砚,请陈赞尧代为补刻图案和铭文。

  寿石盛于真名

  刚开始,陈赞尧总是在自己的砚雕作品上署上自己的号———寿石,却从来不用自己的名字,慢慢地,在砚雕界和砚台收藏者中一提起寿石,大家都熟悉,也知道他的砚雕很好,而说起陈赞尧,却鲜有人知,有的人甚至还将他的砚雕当成清朝一位画家的作品,因为那位画家也叫寿石。

  1995年,陈赞尧被省拍卖行聘请为艺术品顾问后,寿石就是陈赞尧的消息慢慢地传开了,可是由于身体状况等原因,他雕刻的砚台数慢慢地少了,对陈赞尧来说,雕刻砚台是一件体力活,有的砚材很重,不容易搬动不说,而且雕刻砚台时产生的粉尘也不利于身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