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互动交流 > 互动信件(我要咨询)

农村95后的泣诉!!!😭(市长信箱转办至市卫健委)

来信人:
wj7295331
处理情况:
已处理
浏览:
678
问政时间:
2019-10-28 00:09:27
内容:

尊敬的汪副市长您好:1995年8月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和基层所有的孩子一样过着上学,读书的简单日子,接着就出来工作!然而一切在2016年8月发生了质的变化,一场失败且程序违规的手术,使我再也不能恢复如初,生活遭受了很大的影响,家庭极受打击!三四年过去了,一切恍如昨日。每每看着腿上的手术疤痕,长不起来的骨头钉道影,家里吃不完的药,熏敷泡的中药,无法下蹲的左腿,疼痛的踝关节,身体的肌肉萎缩,,,每每想到医生对我说的,无法治愈,不可逆转,早已定型,,,走路一跛一跛的,真是万念俱灰,心太冷了。我真的极其难受,却又十分无奈。我在想去宣城市中心医院到底经历了什么?因左侧胫腓骨远端骨折做了一次手术(手术者骨科:何成文_白瑞军),二十多岁的我现在竟成了终身残废,根本看不好。😭 有谁能理解其中的痛,又有谁能感同身受,确确实实是巨大的身与心之打击!我想不管是院方,还是领导,又或者是普通公众,只要看过事实,见过现场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尽管这样医院还是迟迟不愿意解决此事,我想问下夏院长,您良心何安?你们总是有这样的理由,那样的借口,百般刁难,无理推辞,根本不愿意正视此事,不积极处理!你们尊重事实嘛?又尊重现场吗?不闻患者的正当诉求,罔顾铁一般的事实现场。一味的拖,难道是院方正确解决此事的态度?请问我的事是准备到哪个世纪才能结束呢?说真的,我非常疑惑。事实有,现场在,找了院方一两年,鉴定已做完三个多月,种种都指向院方,该负极大的责任。遗憾的是,狡辩,推脱,拖延,,,这些花招轮番上阵。一趟又一趟,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来与院方沟通此事,终无果。因为院方不愿意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不能拿出该有的风范担当。这是一个让人心碎的处理方式,不禁要问,医院的职责是什么?医生的医德又是什么?有了事不出来解决,不顾患者的切身感受,这样真的好吗?啊?我被搞成啥样了,你们心里没数吗?“将心比心”我希望这几个字贵院能够理解!唉!这场手术,使我的人生都被改变了,一生也都被毁了。疤痕也很吓人,挛缩疼痛等不适。可能大家对左踝创伤性关节炎,及左踝关节撞击综合症不是很了解。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和传统认知的所谓“绝症”有质的不同。这是会伴随终身的,陪伴我的只有无尽的缓解治疗,什么时候幻化成灰,那么就算是一种解脱。通俗的说,治标不治本。而这源于这场失败的手术,手术方式,手术位置,骨头没有复位,造成无法下蹲,相关疾病,踝关节内侧骨头突出,走路还得歪一点,斜一点。确实很扯,事实如此明显,现在还拖着不解决。我真的不敢想以后,我在想未来到底在哪里?一个男生无法跑跳,无法打篮球,无法做正常的体育运动,无法长时间走路,太多太多“无法”萦绕的在我的脑海,我的心间。时光啊,请您慢些吧。我希望能永远停在二十多岁的美好时光,因为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年纪的增大,我的病情也会慢慢复杂起来的。可又没有治愈的办法,毕竟这是国际医学难题!内心深处的绝望,巨大的心理落差,使我变得焦虑,难过,,,😔 我知道我再也不可能成为正常人了,不是天生,而是后天手术造成。回想儿时,一切是那么的快乐,现在就有多么的悲凉!现在的身体不能熬夜,不能受凉,不能受力,不能,,,左脚常年穿两只长袜,早上起床脚还是痛。唉!院方的领导,我相信您也不是铁石心肠。我愿意放下内心的情绪,坐下与您再次真心沟通,让我们能做到真正的坦诚相待!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走走过场!也请您不要再继续拖下去了,农村家庭确实经不起折腾了!现在的我心力交瘁,父母的白发,满脸的愁容,都因此事呈现的越发明显,希望此事能尽早落幕。感谢党和政府对此事的关注与关心!感谢我们强大安定的祖国!感谢这盛世,有你有我有大家!真好!!!

名称:1568380381785.jpg | 大小:173KB | 类型:image/jpeg
回复单位:
市卫健委
回复时间:
2019-10-29 09:36:50
回复内容:

网友你好:

我委接到信息后,立即联系宣州区卫健委,得到答复如下:

关于吴健投诉事项办理情况的报告

市卫健委:     

接贵单位转发关于吴健投诉(编号19091063200004)的事项后,我委立即派遣人员 赴宣城市中心医院、

宣城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水阳镇人民政府等相关单位进行对接, 同时积极联系吴健本人。在

宣城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吴健与宣城市中心医院医疗 纠纷的基础上,积极沟通医患双方,

由患方指定在安徽省皖医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 2019年7月24日安徽省皖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

鉴定意见书,现宣城市中心医院对鉴定意见书 有异议,申请二次鉴定,投诉人不接受,多次进行投诉。

吴健,男,宣城市宣州区水阳镇新联村人,反映其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腿部手术, 导致小腿肿涨、淤血,

关节僵直黏连,韧带变短,且出现手术疤痕挛缩,无法正常的生产 生活,给家庭带来负担,要求相关部门

给予关注。     

经查,投诉人吴健,2016年08月05日因“跌伤致双下肢及腰部疼痛,活动障碍 2小时”在宣城市中心医院

于2016-08-15全麻下行左侧胫腓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治疗, 术后复查:断端对位线良好,内固定在位

,关节在位。2016年08月28出院,出院时左踝 切口愈合良好。出院后未按出院要求行骨科复查,期间2017年

08月27日自行在宣城市骨科 医院行内固定取出术,取出术后半年于2018年03月12日于宣城市中心医院医患办

投诉, 述:左踝关节功能受限、疼痛、肿胀,认为是第一次手术所致。因吴健左患肢一直在康复中, 待其好转后

于2018年06月13日医患双方前往医调委进行调解,医调委受理后多次电话联系 当事人均无人接听。2018年7月2日

医调委正式发出告知书通知患者于7月6日15时来医调委 调处,患者仍未到场,故医调委根据相关规定予以终结调解。     

2018年10月10日吴健在民政互动中投诉中心医院及市医调委,经区卫健委督促, 宣城市中心医院工作人员多次联系

投诉人,2018年10月23日,市医调委重新启动调解程序, 并由投诉人优先选择医疗损伤鉴定机构为安徽省皖医司法

鉴定中心。     

2019年6月17日前后,吴健从省长信箱等多渠道反映“院方拖着迟迟不解决”, 经查,宣城市中心医院已先行垫付

鉴定费用。虽根据《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 (务院令第701号)第四十条规定:“已经申请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调解并且已被受理的, 卫生主管部门不予受理。”宣州区卫健委依例,于2019年7月3日出具《不予受理告知书》

(卫健函字<2019>3号),但仍与宣城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和水阳镇人民政府沟通, 商量解决方案,2019年1月16

日安徽省皖医司法鉴定中心派遣人员到市医调委,组织了医患 双方对该医疗纠纷进行首次听证。2019年7月15日在安徽省

皖医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再次听证, 2019年7月24日安徽省皖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1、宣城市中心

医院对 被鉴定人吴健的诊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2、宣城市中心医院术后遗留的创伤性关节炎的原因力 主要是医疗过错行为,

参与度60%-80%;3、被鉴定人吴健左下肢的伤残等级为九级;创伤性 关节炎临床治疗需三期均为24个月。     

宣城市中心医院对此次司法鉴定结果有异议,申请进行二次鉴定,投诉人吴健不接受 该方案。我委与宣城市医疗纠纷人民

调解委员会多次联系吴健进行沟通协调,均遭拒绝。     

2019年9月10日吴健再次投诉。9月23日,宣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黄敏在市信访局接访, 在听取了上访人吴健的诉求及相关部门

前期工作情况的陈诉后,黄敏副市长批示,建议上访人走 司法途径解决此次医疗纠纷。     

故建议水阳镇人民政府积极开展相关工作,在维稳的同时,做通投诉人吴健的思想 工作,走司法途径解决此次医疗纠纷。

区卫健委将以合理、合法、合规为前提,持续跟进。               

宣州区卫健委     

2019年10月9日

宣城市卫健委

2019年10月29日

网民回复:
wj7295331
回复时间:
2019-10-29 22:02:37
回复内容:
首先感谢党和政府及领导对此事的关注与关心!关于院方手术:我想说这的确是一场失败的手术.并不是院方简单的一概而论。因为根据鉴定报告来看,连最基本的诊断记录,前后多次存在不同,没有准确的定性。且手术直视下发现踝损伤后仍未修正诊断,故其诊断存在不足。手术与相关要求不符,未能达到解剖复位,左踝关节骨头突出原因在此。尤其术中直视下明确踝关节面存在骨缺损,但未采取植骨,与“必须植骨”的要求不符,其手术操作技巧存在医疗不足。关于术后复查,恢复及锻炼:本人已表述多次,在镇医院有过拍片看医生等相关复查。因为是在农村地区,考虑到身体,现实等因素,来市区确实不方便。这一点院方也是清楚的,相关资料也都看过。锻炼的话,也是每天都坚持。但是因为内固定钢板手术错误的手术方式及手术位置。在小腿正中间及左侧内踝那里做的手术,本人锻炼的时候活动度幅度伸展度等极其受限,很不自在,确实那样做卡死了,无法正常活动。恢复的并不好,现在身体肌肉萎缩,疤痕挛缩疼痛 疤痕看着不正常 颜色创面等很吓人,关节疼痛 走路一跛一跛的等等吧 连最基本的骨头钉道影都长不起来,至今里面还空的,关节也存在骨缺损,已不完整,可想手术有多失败。关于院方说本人自行于骨科医院取内固定钢板:这点我也曾做过说明。在哪取内固定钢板和我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在贵院取的话,也会是现在的情况。因为第一次错误的手术是不可挽回且无法逆转及治愈的,早就定型了。再一个取出的钢板钢钉院方也是看到过得,很完整,没有缺损啥的,这点院方也是清楚的。我去了那么多医院,从未有专家提过二次取钢板手术的情况,都是问第一次手术的事。事实很明显。关于说电话联系不上本人及去年终止调解:这一点本人也已表述多次。因为手机自身的问题,电话也不响,有时信号也不好,本人并未看到有未接来电。再一个来说,谁也不可能24小时手机一秒不离身吧?谁都可能有个情况啥的,人之常情嘛。而且当时本人已明确表示过因生活困难等原因,无力支付鉴定费或其他,对我来说确实承担不起。终止调解告知书,本人未曾收到也未本人签收快递,也没有收到过快递的电话及短信通知。本人毫不知情。关于院方说多次联系本人,与事实不符。2018年12月7日与本人有过一次直接联系,仅此而已,其他都是通过医调委沟通交流。关于说本人优先选择鉴定机构:我想说因为首次经历这样的事情,相关情况也不是很懂及了解。当时市医调委张老师对我做了详细的讲解与知识普及。核心就是,选鉴定机构,必须是双方都同意认可的情况下,才能往下进行。也就是说,并不是我选哪个鉴定机构就能去那做鉴定的,必须征得院方同意认可的。如果院方没同意,那又怎会在7月15日去芜湖做鉴定呢?既然鉴定报告早已出来,那说明当时双方都是同意且认可的,这是基本的常识。并不是院方说的优先选择鉴定机构,应是双方各占百分之五十,所以根本不存在这一说。关于鉴定结果及院方提出的二次鉴定:报告显示,踝关节活动,关节间隙变窄,尤其关节面骨性切记存在关节面欠光滑决定于手术中解剖复位和植骨,故认为术后创伤性关节炎影响活动,承重等病情程度与过错医疗因为存在因果关系。而且是主要因果关系,极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此手术造成的。同时鉴定也指出,左脚无法上翘基本上呈零度,左脚往前跖屈为15度左右与正常值存在差异,因为疤痕及骨头原因造成。因为骨头复位不好等原因造成。左踝病情影响了本人生活,长距离行走,工作,左踝活动时疼痛等。其实无论是根据本人身体,现场情况等来看,创伤性关节炎,踝关节撞击综合征根本无法治愈,人被搞废掉了。本人同时也在积极治疗,去看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知名专家,都说看不好,早已定型,不可逆转。包括一些北京专家明确指出造成你现在的情况就是你第一次手术的原因,你这个年纪出现这情况很不正常,一般都是术后十几二十多年才可能有这些情况。问了很多遍,意思院方全责。相关音频院方也是听过且知道的。应该说事实非常明显,院方的手术彻头彻尾是失败的。连黄副市长接访时也说了责任度院方按百分之八十,院方在场也并未提出异议,因为实在太明显了。本人认为没有重做鉴定的意义,没必要再拖下去了,事实现场还望院方予以尊重。最后想说这么长时间也来,本人心力憔悴,对家庭打击巨大,父母因此白发不少。每天吃药,中药熏敷泡啥的,确实非常糟心。为什么医院作为当事方不出来解决此事,现在都是市医调委等单位关心此事。愿院方拿出住院病人看病没钱院方催缴费的那种精神,来尽快解决此事!!!望院方不要再拖了,能正视积极处理此事,拿出该有的责任与担当。望知悉,谢谢!
问政用户评价问贴为:
未评价

×关闭